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转)【Kamen Rider W续文】【(高?)虐向短篇小说】

Author Foreword.+ P$ Q! g; N. c7 ~

" R7 e8 @( C3 E7 i7 X; N大家好,我是《Bridge》的作者AGUL的梦,你们可以叫我影寻。* [$ b( \8 B# U2 R" H; K; q

- \4 q* w& E& a在正式的说明与闲谈开始之前,先说一句可能会疏远我与浏览者关系的话:我不希望看到在我的文帖中出现与基、腐有关或同类型的话。个人原因所致,也希望各位可以多多海涵,这句话如果说的有什么不好听的或得罪了的地方,深表抱歉。3 m" B( C3 R+ @$ N9 i6 Y$ d' T1 M

+ r  }5 j. l+ U/ z8 ?) l  [《Bridge》是与我所写的其他文章的世界观均无干涉的独立作品。同样是《假面骑士W》的续文,只是篇幅较短。时间点定在《假面骑士W 归来——Eternal篇》一段时间之后(由于一段时间究竟是多长并不怎么影响剧情发展,所以就没有细致划定,大致了解一下即可。)  g. T0 d* s0 O# q! k
* v7 n3 d; p% Q' ^8 i8 Q
《二度告别》全篇文风的性质我在结语有纠正过,在foreword中标注了一个虐字不太妥当,应该以冲击性代之。但这一篇的确是虐,而且虐的应该是比较高能的吧?(我发现我每次说我自己的文章虐、致郁之类的,不管写的时候这种感受如何明显,等真的要写进foreword再发出来给许多人看时就会变得特别没底气……每一次都是这样……我所说的致郁不是指黑暗吧。这篇文章算黑暗吗……?)
" P' q& p/ L' O" T
  ~- h! @# s) L6 |& c3 o这篇文章的确具有一定的挑战性,倾注了我不少的心血和时间。情感安排的很密集也很浓烈,再加上需要反复阅览相关资料以确保符合实际,所以写的真的是挺累的。即便如此也不能完全保证不会出现什么离奇的地方,若诸位阅读时有发现什么方面不太贴合实际的话也请可以多多见谅并包容。顺便提上一句,我很喜欢也很乐意与诸位探讨剧情、设定等等的内容的,盼望更新后我能与你们交流更多。如果阅读时发现有什么地方出现了错误、不够到位或是不够贴切的话请立即指出,我看到后会第一时间回复,我们一起就提出的问题来探讨。; |! B5 Q! B7 ^) i1 E3 y$ U
+ o0 m( V& A5 }) h
其实《二度告别》和《Bridge》都可以说是中篇小说了吧,根据字数来看的话。但我个人是以章节的多少来计算短篇、中篇和长篇的,所以和一般情况下的分类有所不同。
8 M: b: i1 R9 w/ V; d* F" G0 R7 f; [4 G! L; S4 X
最后,我对不起我笔下的角色,你们受苦了,我也受苦了(鞠躬)
2 M; g/ r! `8 T5 T
* r4 K9 W+ H9 w2 q/ n8 ^( h------俺たちは、仆たちは、二人で一人の仮面ライダーだ!: S% Q0 ~  j+ E; V7 C: N& |
Wedge.
$ U; r- \" A" |3 y. K1 i6 d$ M/ u" @0 Y( Y
季节正踏着秋风,缓缓赴往凋落的寒冬。  H" k" w, J& {$ Q) s8 E& |+ g

$ D& T' h* G2 `# \4 r黄红交织的枫树在柏油路两旁并肩排站,繁盛的枝叶交织接壤、遮天蔽日。一片片枫叶灼目的色彩构成火热的氛围,成为了这个时节中最受欢迎的景色。如同在春季开放的粉红樱花一样,成为了日本秋季最鲜明独特的象征。
/ t' \, t( \4 n' p9 j5 D( n. U/ \* ~  \/ J  l2 D
当红叶大放异彩时,都会凭着它别具一格的靓丽,将成千上万的游客吸引而来。
6 [. U) ]1 Z, K% @7 j! f/ G0 i4 h
火红的枫树下行人熙攘,匆忙或悠闲的脚步踏过凋落后飘荡落地的枫叶铺成的带有些许柔软的红毯上,所走过的每一步都带着欢声笑语。在如今的深秋季节带来的凉意之中,反倒有着谈笑建立起来的温馨气氛。闪光灯耀出的白光与长椅上静坐闲谈的行人以某种意义看来,或许也是难得一见的一道风景线。一些与枫叶有关的菜品和甜点在这个时间段纷至沓来,借着红叶的人气得到更多的客流量以及销售额。
5 ]. V) H6 `; c' D. Q% a2 D* p2 H, Q( Z2 u* o2 \/ i. W* J. J
从树枝上折下的枫叶,随着习习的秋风轻盈地飘动,听天由命般等待着离开树木的养育后各自的归处。
" X9 g7 ]" G) A
! D0 L8 T7 R2 R8 I$ y" O一棵枫树旁屹立着一栋高耸的楼房,在楼房侧面的烫金大字标明了这栋大楼的特殊用处。
+ L6 Z' B% Z3 w4 p' |; H. u* F) A9 n7 d7 z
病房楼。! N/ l: |5 f/ g# h0 Y- Z6 `8 k
7 D8 I# |. J" G" I2 K
被漆得雪白的病房内,万物万事都出人意料的平静与安详。这间病房的气氛在这个楼层中更是少见的分外寂静。曾经穿着一身正经西装的私家侦探因病而被迫褪下正装,换上宽松的病服,上身多套上了几件外套以抵御这个病房内几乎是无孔不入的寒凉。但即便穿的已足够温暖,手脚冰冷的症状也难以抵御。后背稍显闲适的靠着床头,腰部倚着洁白的方枕,坐在距离这间病房的南侧窗户几步之遥的病榻上,目光凝视着窗外的那棵在萧瑟的秋风中屹立着的枫树——这算是意料之外的景色,为深秋病房内的寂缪凄清带来了丝丝火热。
6 a' n; |: X' b& g5 t. s$ w$ n) v4 I. C0 U- W
在这棵枫树变的火红之前,没人发现那棵树有什么特别之处,是如同其他树木一样的翠绿、繁盛,无人知晓那棵树的名字,隐蔽在了绿树的群体之中。当那棵树上的红枫被秋风吹落时,偶尔会拂过一尘不染的窗面,虽然这个过程实则相当短暂,更是十分偶然。; F# M4 }  x8 M) M% e
9 c7 P3 \1 o  R# b+ r1 Z3 h
“真是好看。”0 Z( c+ k9 Z0 ^% g7 M

( R) {) U# c, d/ X% Y$ d2 B侦探轻声的感叹着,声音传入站在病榻床头柜前的少年的耳畔。
0 i, N0 C1 Z% e( Q: ], g) h9 B. p. V2 H! E5 B
少年手中持着一个瓷碗,瓷碗中盛着半碗白粥。在大分量的白粥煮完又分发了之后,到手中的粥却依然是滚烫的——至少对于如今有病在身的青年侦探来说。为了让白粥能速度稍快的变凉直至温热,少年只能选择用另一只空出的手捏住铁勺勺柄,对着散发出袅袅白烟的清粥加以搅拌并让如今的气候加以无形的协助。铁勺与瓷碗时而轻轻碰撞,发出清脆的宛如银铃般的叮当声。
; v1 N1 {- R$ {! E' N) P
3 e$ e: Y4 o2 O当少年听到了青年的感叹后,动作停顿了下来。% H8 H  U. K$ l5 o3 E
* C6 A1 Q) d3 k
这种感叹,甚至满含着感慨人生无常的语气的感叹,在这段时间中,青年似乎经常会说。
/ F! I7 v) w- N% t" |
; c/ V" [4 Y: p  K$ o/ ]在少年眼前的是床头柜上叠着的几本侦探小说。这几本小说是曾经在侦探所中这位侦探比较喜欢阅读的读物,在这种情况下带到病房中来,不过是为了能够转移侦探的注意力,不要去想太多、也不要因此而悲伤太多。但在如今,看书的时间太久眼睛也会不自觉的酸涩,哪怕在休息时胃部隐隐的翻涌也同样分散着侦探的精力,捧书也自然是再也捧不久了。
, c9 g6 C2 i  M. p8 d' E
& N# v: w/ [% @  u$ w过去经常会被侦探用口舌捧上天的所谓“象征硬汉精神的产物”,现在也不知不觉变为了无人问津的闲置之物。少年拿着瓷碗的手稍稍一紧,目光渐渐的沉下来,神态停滞在片刻的凝重后回到了常态。一如往常的控制着双手的力气轻轻翻动着瓷碗中的白粥。5 k$ B7 K0 v( s; {, [; j/ H# L
5 H3 g6 @4 ~4 |' h% y3 M0 G
几分钟后,粥的热度渐渐退了下来。) \. T: t+ [( @8 h$ y. ]

* d9 z9 a+ L- b6 y( A少年将手中的铁勺放下搁在碗中,勺柄轻靠着碗口,转身对躺在病榻上的青年轻语。; x0 ]! Q. W, P$ H7 X1 ?
. L7 ~3 E, h; k2 d
“能喝粥吗?”
% B( ]* @; p2 X/ \& t) a5 ?9 r
: ?( J2 ]/ s. p/ N  i5 z8 m6 d青年的身形一反常态,瘦削到几乎看不出在生病之前康健的样子,原来充满刚阳之气的嗓音如今也变得沙哑,言语时似乎也随精神的疲劳而愈发乏力。视线从透进光亮的窗户缓慢的转移到站立着的少年身上,稍许点了点头。
* d3 Z+ H! C7 G/ n) L# r. I1 h1 N8 F5 R! H
少年将手中的瓷碗递给青年,白粥的香气恬淡,伴随着热气的上升而萦绕着。
, z% W$ p; r' F3 }
4 I. o# Q8 a1 e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侦探事务所的生活,变成了如今的样子。) {6 Y5 Z* f+ D# R& D
! d$ ~; ~! z; a; i- }
或许是因为出乎意料的变故,导致原来他们所想象的生活,一度急剧的转折,变为了如今举步维艰的模样。* }' t' [" W0 H3 J$ H# k

" u1 Z7 N4 n# o$ kChapter one-Cancer  D0 o8 B: d7 c
6 d% L1 c  h- D0 o
处于六月上旬的风都,正值梅雨季节。* R8 W9 J& m9 q2 q8 P

% U; t. }+ e& R在这个月份中,几乎见不到什么放晴的日子,虽说炙热的阳光几乎不会出现,但气候却偏偏比盛夏更为干燥和沉闷。此时医院外正落中雨,外界弥漫着的淅沥雨声在院内却形如匿迹,悄然消失在了杂乱的谈话与脚步声下。
$ h+ E" |- g7 @: R# i! @8 {& N2 r& w$ e7 g
到医院看病的人们站在院门口,放下手中被雨水淋湿的撑开的雨伞,收拢后用力甩干伞面上的部分雨滴,继而走进医院底层。光滑如镜的白色瓷砖染上了棕黑色的污水,污水的痕迹是一道道大小不等朝向不等的脚印。在多雨季节,哪怕在门口已铺上了一块红色方毯,这种现象似乎依旧无法避免。
  o5 b, p6 n) t6 c7 u% K4 {# P: [% q
) P& S6 R1 T& m在医院的第三层楼,一些人在名称各异的检查室前经过、或在走廊一侧的座椅上坐着稍作停留。这一层楼的气氛还算不上嘈杂,但是从各处聚合到一起的声音对于想要平静心境的病人和心情忐忑的家属来说也无疑是一种影响——哪怕是少许的纷扰都会在他们的脑中被扩大,从而感到心烦意乱。* X# @/ v) r" c8 \3 J

5 C. x9 G  _$ T; E( u# E! B“资料还真是更多了……不是巧合啊。”
7 m9 ]5 @$ q9 k) Z6 v' r5 j9 ~; V/ r+ m8 d
端坐在医院长廊座椅上闭目着的少年莫名说了这样一句话,身前笼罩着从未知源头照射而来的白光。在少年左前方的是大门紧闭的检查室,一位女性在走廊中踱步,从较休闲的穿着上看得出来,平时她并不是一个特别喜欢打扮自己的人。女性听到少年的话后,转头定睛凝视了他片刻,紧接着从长裤的裤袋中利落地抽出一只草绿色的拖鞋,似乎携带着一股汹汹的气场走到少年旁边,提起手用力的将手中的拖鞋拍打在少年的头顶上。$ R1 [2 |* n/ h

+ p6 ]1 E( G. y, n. t. l; Q5 Q“菲利普!”随着击打声的迸发,少年的身体朝右方一偏,笼罩在少年身体的白光顿时不知所踪,之前轻合着的双眼快速睁开,少年的意识回到肉体后,听见了身旁站立着的女性的抱怨,“你怎么还有空检索?就算是要检索也别在这里啊!”2 A7 x- N+ y1 Y
$ N( t7 K/ d0 |, \2 `
菲利普听到这句话后先不作回答,而是转动双眼扫过他们周围的人,示意亚树子的声音放小一点,要不然即便别人没看到他检索时呈现出的异样,都会被亚树子的这句叫喊迎来目光。
: V: H* N* ~, m+ a  }' y3 d2 E1 e1 ?5 s+ p' ^! ?
亚树子不再言语,继续等待胃镜室检查后下达的结果。菲利普靠回了座椅的椅背,目光有些游离的瞅了瞅四周,没有多久还是站起了身:“我还是没想到,这次检索的结果居然比上次多了那么多。”- m; {1 h7 M2 M9 y3 q3 e; G7 I: {- q

, z) a6 b, O9 r4 d4 e9 ~菲利普口中的“上次”指的是上一次检索涉及到的关于胃病的资料——本来那时检索出的东西已经让菲利普阅览了一段时间,原以为胃病的资料仅止于此,对于这一块的知识也就此放手,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改变了检索的关键词后,检索出来的结果却有许多不相同的东西。虽说只是关键词给出的范围不同致使的结果,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更何况之前也已经检索过数之不尽的次数,这种情况当然已经出现过了。
$ Z* s1 |+ d9 }+ I2 p% m8 d# j6 J- Z* M, u7 A% L
只不过每一次都会让菲利普耿耿于怀就是了——的确是因为心中的好奇,但不是因为好奇资料为什么会不同,而是好奇多出的资料会是什么东西。: E; s" M& z6 X! C3 K+ L. }
/ t+ H, f4 f; ]1 O
凡是能引起菲利普的兴趣的东西,一向他都不会放过,不完全了解是绝对不会松开手的。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所以明知在大庭广众之下检索是多“自找麻烦”,也仍然会这么做。亚树子对此是发自肺腑地感到深切的无可奈何,把手中的拖鞋当做折扇一般在脸侧摇动,靠着拖鞋扇出的微不可查的凉风来消气——菲利普的这种死性还真是不改,头一天见到菲利普的时候因为她一句无意的话被分散了注意力,接着就极其给面子的不眠不休地检索了整整一晚,差点变成了她被翔太郎轰出去。那时她和翔太郎只能坐在一旁强撑着精神,一边往嘴里灌茶灌咖啡,一边看着菲利普来回渡步的身影和兴奋不已的神情。
+ x  f% }; R# L( ]) B
$ ~7 W+ C# x, k4 _7 c, N1 w亚树子确实也想过,如果有一天菲利普脑中的知识全都浏览完了,他肯定能够脱离自己的世界,不由自主的与外界接触。但是很快亚树子就明白了,这种如果是不成立的。
# Z3 N6 \, t% d$ Q7 t  }! s
5 @1 i# I! f! i4 R8 c菲利普几乎每时每刻手中都捧着一本书,沉默不语的时候也同样沉浸在知识的世界里,几年来可以说天天如此,每天都穿梭在对于他而言格外新鲜的信息中却也不见菲利普对外界未知事物的好奇有消减过多少。哪怕退而求其次的让这个假设成立,在菲利普把所有知识都读完的那一天,他们几个人百分之百全都不在人世了。0 j# A8 E; v1 k- b
- D5 j, y" _2 h% n
“你上次检索出来的东西是什么?”
; f! r( _8 U( c8 L3 q$ A2 k3 F" g0 w6 @
菲利普在脑海中思索了一会儿,刚想回答时检查室的大门传来了响动。身着白大褂的医生扶着步履蹒跚的翔太郎走出检查室,在亚树子的示意下,菲利普走到医生身前扶住翔太郎带他到座椅前休息。医生回到检查室中拿起报告单再转身来到走廊,亚树子来到医生身旁开口询问病情:“医生,结果怎么样?”2 ^0 e2 W( L7 f  U0 y  _
: f4 ]& Y( O- K) M2 G3 _9 D* W
医生将手中雪白的检查报告递到亚树子手中,并将掩盖口鼻的口罩的一边从耳后摘下,轻声的回答了亚树子的询问。+ @6 Y( V4 I6 {4 M6 u; j. s

' y8 g3 j& Z$ A6 A4 I在听完了医生的回答之后,亚树子在一瞬间语塞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8 i! B- D, n; g# `/ ^1 i# C: g2 e
耳边的声音凝固为死寂,听不到从外界传来的任何声响,大脑的思绪中断变成一片空白。回过神来之后,亚树子攥紧了手中的拖鞋,深呼吸将沉重的心跳暂缓了,举起手中的报告放到眼前看了几行,接着用手拽住了医生的衣袖,因无法相信而再次反问,以至于声音都有些失控:“胃癌?怎么可能!翔太郎他……”
# z5 g: U0 {2 l# X' r+ A  o* Y6 g9 P( R8 s4 ~
“小姐,你不要激动,胃癌并不代表病人的生命就会结束。”医生劝慰了亚树子一句之后,继而的继续医术上的嘱托,“你们最好在主治医师的指导下再去进行特定脏器的检查,确认有没有转移,从而确定是否可以进行手术。”. q  M3 |& H, n. ~' y& k) D" |

6 y* E3 `% o9 ?- ~% h, X医生简单的嘱咐后,让下一位病人到胃镜室进行检查,关上了检查室的大门。翔太郎的目光笼上了一片的震惊,菲利普甚至都还没说出一句话。5 h% u; g) V& @6 D# k% }! X$ W

' z* f+ C5 G! m; }+ {% O胃癌……
% b! a6 k: ?3 G& l% I" z
, g! y8 J8 H/ B1 E+ Q0 S6 p1 X在此之前的一段时间中,翔太郎的身体情况已经有了变化,并且这种变化越来越显著,在一段时间内恶化的速度越来越快,服用了药物也无所改善。原先所保持着的体型在短时间内急剧消瘦下来,同时出现了厌食的状况,哪怕稍进食一些都会导致翔太郎上吐下泻。就在最近,翔太郎经常出现胃部剧痛的情况,每次疼痛的时间也愈发延长,哪怕是旁观者都能感到触目惊心的痛苦,不得不带翔太郎尽快到医院进行检查。
( f# O' f& ?% N# F, L7 {" P# E- }9 B! ?
但是检查下来的结果,毋庸置疑是不乐观的,丝毫都不。- E! z& |9 ^2 ~# u5 }
1 j/ W: |0 _' {  {" Q2 W0 B
翔太郎现在自然是四肢乏力、精神恍惚,并不仅仅是因为有病在身,也有方才做完胃镜的原因。亚树子一直觉得凭着翔太郎的身体素质,短时间内体质急剧下降到这种程度并不正常,在较早的时候就提醒翔太郎或许应该去医院看一下——只是连亚树子都觉得翔太郎之前的体质不错,翔太郎就更不会觉得自己会染上胃癌这种令人感到恐怖的病症,在吃了药之后仍然没有改善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 K0 `' M- u& z& t- W2 Y. g9 u7 g* I, ?% w
一直呆立在检查室门口的亚树子回身走到翔太郎旁边,弯下腰单手按住翔太郎的左肩,呼吸抽动时连手都有些颤抖,在对翔太郎斥责的时候不断地摇动着翔太郎的肩膀,情绪丝毫没有平静下来。: q' o+ A: a$ h9 B5 E: g- o
0 p) {: T; v( S# U4 e4 S* x1 t
“我就说你有事!你为什么不早点来看!你……”$ ?# c- r% C" m2 F( W6 v
6 u. W( E$ G, o* d0 m7 O
亚树子还没有说几句话,斥责中就笼罩上了浓郁的哭腔,翔太郎语塞的说不出一个词语,目光呆滞的盯着面前的大门,在一旁站立着的菲利普如同翔太郎一样一言不发。一般来说,做完胃镜需要休息一定时间才能自行走动,而今也只能在他人的搀扶下再进行其他的检查。( Y: s5 J- x! l9 ~9 F5 ]
9 y( Q% O+ z' y2 z: U( a
在翔太郎做深度CT的时候,亚树子让照井龙来到了医院内。9 H9 g5 e3 X$ e4 d) c

6 B7 ?; U) J6 ]" t: R就包括照井龙在内,听闻了翔太郎的身体异常,也一样是建议他尽快来医院检查。在到院之前情况严重的十分明显,所以他们自然已经有了最坏的心理打算——而如今得到的结果,或许就是最坏的打算。哪怕不是最坏的,也是比最坏的打算稍浅几分的回答了。在与医师的交流下,翔太郎再次接受更精细的检查,而这次检查的结果就意味着翔太郎还是否可以通过手术来进行治疗,还是只能在原本就有限的生命中,尽量的延长生存期——只希望在这种极度不幸的漆黑的大背景下,能出现一些至少象征着些许幸运的点点繁星,好歹,不要让不幸掩盖了一切,连一点点的希望都不留下。
1 }7 s3 e$ B3 k. b; z. L7 t
* A+ k3 Q: h! L/ q$ h7 z$ E7 P! s% B医院走廊内谈话声交融为一片嘈杂,击打在检查室外站立着等候的几人耳膜上,沉重的心情在外界的纷扰中愈发杂乱,在这种时候没有人再抽出心思去想别的事情,只是在检查室紧闭的大门外安静却急促的等待着,只希望命运不要把他们逼到最恶劣的绝境——在人的身心都饱受巨大的折磨下,却永远都无法解脱的病痛的地狱。3 c& f! Z: K) W6 |; {1 E, [! F. ?" s

: F1 y5 \- _/ s! x7 u5 v# w! I希望这种恐怖的情况,不会发生。
  Q; Y' q" E7 h) O$ ~
3 L" X* p* z3 W' L! @这个场景,发生在四个月之前。% H* e! W9 I, m7 p% o* Y7 a

, C) `# V0 j7 G8 s+ }0 J7 b3 c3 T——题外话——
! A/ F/ j- B" N, X' d6 y  z
6 x3 a- X& R) F/ O6 z& ~Chapter one的情感部分比较少,主要用于交代背景,心理在Chapter two以及之后进行描写,最后一句所说的四个月之前,是指Wedge发生的四个月之前(Wedge是十月末,Chapter one是六月中旬)剧情进行时会出现时间点跳跃,但都会在文章中或题外话中说明。. y+ a% G/ v0 d' X
, x& }1 e, ]. W  X
这一章出来之后,可能会有读者来问我为什么翔太郎会得胃癌?如果对病因想有所了解的话,可以参考一下目前年轻人的工作频率、日本人的饮食习惯、或者其他的因素?但是这方面我不准备详述,所以问我的话,大概也不会有什么明确的回答?对此十分抱歉……
4 M0 _& Z. ]2 u2 h+ I. o. a' G
' l. \" k2 ?& K+ G& Q0 d, RChapter two-Misfortune
' r4 A) N' N1 Q2 t0 P
8 c7 }( i* ~2 J7 E1 i/ Z! `

- s( n) B! c& v" p一场中雨带来一阵燥热,所谓下雨时会带来的的清凉早已不见踪影。雨丝密密地拍打万物,响动交织融合变得相当响亮。车辆在被雨水打湿的马路上奔驰,留下车轮与地面的摩擦声和飞溅而起的水花。大部分雨声被玻璃挡在窗外,雨水打在紧关的窗面上,又以扭曲的路径蜿蜒下滑。雨水一路残留下的雨迹微微扭曲着窗外的景象,窗面里侧蒙起的一层水雾使医院对面的楼房显得有些模糊。4 c& b/ d; a# |) Z2 Q% ?

: |+ ^5 I5 T: T9 `1 p0 p' t
' ~- z; }) q& |9 i/ W
检查下来的结果与医师和他们交流时打的预防针是一样的——【如果发生了骨转移,那应该就不能再动手术了】——翔太郎的癌症本身已步入晚期,若切除病灶配合治疗也许还能有一直生存下去的希望,但一旦出现了转移或扩散就意味着癌症已经到了绝境,所以手术也成了不合理的决定了。所以,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有限的时间中通过相应的、合适的治疗来尽量的延长生存期并提高生存的质量。
4 E$ z7 Z% C! f1 l$ G! ]7 ]9 V8 A9 x5 q+ N0 W* P0 G. \, P% J) t( h
7 T3 |4 ?" \9 ~9 l  ]
而他们得知这个结果后的反应,却如同之前一样是一片沉寂——所有人面对噩耗的第一刻都是沉默不语,脑中被狂流般用来的信息冲得发昏恍惚,还唯一在这汹涌的洪流中存在着的只有眸中浓烈的震惊,没有给出其他的讯息、也没有其他过分的表现。亚树子仍然是最先说话的那一个人,目光凝视着坐在椅子上的翔太郎的背影,朝前走了些许:“翔太……”
+ [' ]; D+ }3 T1 |  d/ O( O' }0 Z9 Y# v$ D4 C

9 m2 \$ W" k; b6 v& d+ m& ^亚树子口中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身后的照井龙握住了手臂,他以这个动作打断了亚树子的言语。亚树子回头与照井龙对视,照井龙并不多言,只是提起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用意显而易见,显而易见到无论是谁都能心领神会。亚树子接收到照井龙传递的这个讯息,敛了敛目光,回头看着翔太郎,把情绪收敛起来,目光转向身旁的白墙,被提起的手随着表情的凝重而越发攥紧,没有再说只言片语。
3 j) J' R/ f, E* }
* e( b, f1 v( `1 Q- A- s1 j' g

2 _' ^7 H. n+ o& X% {3 T  O* `当菲利普听完了医生关于翔太郎的病情的汇报后掩盖不住心中的错愕。当医生的目光扫过在场的四人的表情时,在菲利普的脸上同样停顿了片刻。当胃癌的报告初次下达时,菲利普实则是第一个想要开口反问的人,但亚树子在他还未开口前已经说出了那句话。而眼下,实则菲利普胃癌和癌症转移的概念都有了解,综合了得到的所有信息后也不得不察觉到一个事实——或许翔太郎的确像医生说的那样,没救了……
6 x! U4 a. W& _; s3 _, V2 \# z/ f3 y4 Y% Z

# Y9 f+ m* G9 ~! N: _- j3 E在无言中,几人办完了入院的手续,其余还要等待一定时间后才能进行商讨并定夺。
: ?6 X' _" l. H, f- J
/ h/ M4 s! Z' H4 }! |2 x4 P
. C3 J/ D( ~1 G! ?8 L. {7 V
翔太郎坐在病榻上,双目正对着窗户,两眼被窗外的光刺的有些发疼,目光却仍在光亮中呆滞着,沉默不语。翔太郎的身体素养算是不错的,因而才能在剧烈的胃部疼痛停歇后得到短暂的安宁。而这段安宁对于翔太郎来说是来之不易、也是相当珍贵的。亚树子注视着此刻平静的都不像是一个癌症病人的翔太郎,即便是让自己什么都不要去多想,鼻子同样不受克制阵阵泛酸。亚树子低下头克制住变得急促的呼吸,继而红着双眼将照井龙和菲利普拉出了病房。: F1 Z6 P* o. e6 _8 S

- y9 H. P$ }3 u! ^# i0 ]
$ D  V: a8 I. }3 q+ z
亚树子短促地吸进几口凉气,把翻涌的情绪狠狠压下心头,才对沉默不语的照井龙和菲利普发问:“翔太郎这样要怎么办……为什么你们一点反应都没有?这种事情我完全没听说过!喂!你们……”
/ h% ^' q7 X# t4 `7 X2 @; z7 K1 j+ K2 I- D$ S' q$ l* A/ Y  M

. y! J: d; _' R) x: Z/ |亚树子拔高的音调方才落下,两人仍面无表情的沉默着。
& d: K5 F  e* W; X2 M# k2 h% I- {, Y) R& W+ z

9 f) L5 N3 }& X7 s' V亚树子低下头用手掌盖住发出轻微抽泣的口鼻,悲伤的情绪直冲头脑,地面在视野中变的扭曲和模糊,吸进几口气之后用手背快速的拭去了双眼眼眶中的泪水——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么死寂的两个人面前,亚树子甚至都不愿意展露过多悲哀的情绪。当亚树子再次抬起头,还是没有任何回答,亚树子在短时间内没有开口追问,等待着他们的回答。* i0 N. }9 V% e- x

1 ?* d6 n. H0 d

3 f0 Z; q9 |# o3 Z0 v+ o亚树子的双脚随着情绪的波动而朝前移动些许,手拉住照井龙火红色的外套,眼神在菲利普和照井龙间游转,催促着他们的答复。7 T5 q  X' U! x1 c! F' M
% m) T* w) ?& L  I* O% o
2 o# J, w' c; o0 a$ p3 V$ W" u
“我想,翔太郎应该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死的觉悟了。”
( ~5 R  N' t* y; h" a0 h- ^3 n5 q5 G! U" w
2 C% m6 k3 |. t3 g) z
菲利普的双目注视着身前冰冷的墙壁。菲利普回答完亚树子的问题后,深吸了一口气,目光轻微地闪躲着,接着才垂下了双目。他之所以会说出翔太郎做好了死的觉悟这种话,是因为同为战士的他一样是如此。之前由于菲利普融入了园咲若菜的身体,所以在最后一次变身后就会消失,而再次之前菲利普表现出的态度,更印证了他现在说出的这句解答。
0 j* t2 C7 x2 D# t( G( o6 m% u5 e% p& W$ d4 }1 j. T
, C- T# _! [# B3 E; w: ?* O' u
鸣海侦探事务所的四个人,有三个人作为保护风都与黑暗作战的骑士。他们三个就是风都时时刻刻都火热着的话题的焦点,同样是这个城市最神圣的存在——但正因为他们是假面骑士,正因他们手握着这份超乎常人的力量,就不得不为了维护和平而随时踏上硝烟四起的战场,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命、他们的生死就不是他们自己可以决定的了——战斗时的稍有疏忽、稍有不慎都可能让敌人找到反击的机会给出致命一击,从而导致一战告负、甚至是命至于此。
& W) d# A/ u& u' l
- d. m! h+ X- A# }+ k& ?$ @) j
. F; S% W, ~- q1 T2 w1 L
身为骑士,命是神圣的却同样是廉价的。骑士的存在被吹捧得相当光彩和闪耀,但是身为骑士的他们在战场上却永远不是想着那些赞美和追捧,而是一定要战胜敌人。8 t7 j+ p* I2 }$ u. O

& d1 e! g, D3 X) f
2 Z: O  U0 ]1 {6 |
因为他们输不起。
2 ^! E: U. R! v) X
+ j# I: b& p+ i9 B6 N
2 c; W8 L0 s2 m' T; e$ [0 O. r( {! W4 a) p
一旦手中与敌人对抗的刀刃掉落在地,他们保护这个城市的责任就会破碎,随之而来的后果便是他们的性命会走向终点。但凡碰到强敌,生生死死就在一念之间,也许当他们还在心中盘算着要怎样打败敌人的时候,躯体已被敌人一剑刺穿。这就是身为战士、在乱弹与冲锋中屹立着的可怕所在,是只有在战场上用性命作战的人才能感受到的可怕,其他的旁观者只看到他们凯旋而归时的光鲜亮丽,却永远看不到他们作战的时候是多么的胆战心惊和惶恐不安。
. {# Y! V, X# V% L. t/ `, U/ K1 x# m7 _+ P& X

. e( Q3 B, Y- `& ?+ J9 U# M他们自然有失败的时候、自然有敌人的刀架在他们脖子旁的时候、自然有在鬼门关前徘徊的时候。正因为曾经经历过这些,曾与死神面对着面,才能领悟到他们的生死在作战时就在一线之间,左翔太郎得知了他病情的噩耗,情绪却那样不合常理的平静,或者说能够做到不把情绪放肆地表露出来,可能原因就是这样简单——他是骑士,是以假面骑士的英雄身份在危险的枪林弹雨中穿梭了数年的人,以至于知道了自己离死不远,外表也都这么可笑的镇定安然。
0 h+ R6 n0 R* e* Z: x: a6 W2 r, v
: o9 Y( o* E* e7 h
而照井龙站在一旁,也深深明白菲利普会说出这句话的原因。所以左翔太郎没有在顷刻间崩溃,但谁也不知道左翔太郎接下来究竟会有何反应。毕竟他虽然是假面骑士,但也是人类。即便肩上承担的责任是一个城市的安危,但他所期望的归根结底也只是心中的那些能够支撑着他走下去的情感。+ S" l6 b: i) f! _5 N7 h

7 k9 P6 N. F8 j; _, Y8 K' K5 Z2 m
- P9 G* H3 h; M* _: D4 D( R
亚树子倒抽着寒气,不知为何,她在他们的心态的对比之下居然显的这么可笑。0 {& [: v4 X3 ~

/ `9 {% F* s& Z: {$ p* v3 E
0 U* U+ V+ ]1 R. c$ L9 u
对啊,站在她面前的可是两个假面骑士,她身边的人全部都是假面骑士!% S6 S2 K1 z& i4 A; f
9 I4 m# T- l- C" ]/ W. q# R
' V1 l% {4 |2 W
曾经就是因为这件事,导致她险些放弃了与照井龙的婚姻,以至于狼狈到在婚姻当天都感到十足的崩溃,在她定下心来一个个审视着自己身边的人之后,才如梦初醒般地发现原来他们都以骑士的身份全副武装着。+ B& ~  U/ p1 a: }0 Q4 _

4 q; u& j0 U& r$ ^% d1 e1 B

# _8 M5 Y- n( u9 O) P8 G. m/ b因为她的父亲因作战而死她才感到发自内心的恐惧,害怕有朝一日她身旁的人都会因战斗而丧命,甚至还来不及留下一句遗言就长眠在战场的茫然中。以至于当翔太郎他们作战时遇到了危险,连她一个事外人都会感受到切身的提心吊胆与心神不宁,就怕他们离开了事务所后就再也不能回来,所以她也一直发自内心的觉得鸣海侦探事务所的欢乐和安详拥有的如此艰难。
& e7 I* |+ x3 p4 n
& w5 ^/ U) Z* q0 Z' p; ?
  b( B! C  E2 M5 q  f- U0 }
但是这种幸福脆弱的如同透明的泡沫,在阳光的照耀下五光十色,但是只要轻轻触碰便化为乌有。不知道为什么,她真的没有办法如同菲利普和照井龙那样冷静,或者是强装冷静。她明明应该在与照井龙步入婚姻殿堂的那一刻,就已经能够承担得住她身旁的人死亡的消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此刻情绪仍走到了崩溃的边缘,悲痛到了极致。
$ X* g: s$ @$ i0 u# y, E- y8 C; j( h' b2 m" u
; Y  y& Q% n7 N- M5 X
亚树子低着头,刘海掩盖了她双眼的神色,拉着照井龙外套的手垂落到身旁,亚树子将额头靠在照井龙的肩头上,掩着口鼻低声抽泣,有些嘶哑的声音缓缓的念着一个名词。$ B/ O! T( o5 @  B% a4 l

' z* v  {  W4 W8 N. Z
! o9 P; f5 f& g, |. X# y0 A, Q( p
“假面……骑士……”
6 [4 o7 N, z! d3 C( P5 ]- N  t9 j

; y: u, e( s& {6 F% C; a  R当亚树子说完这句话后,之前沉声的抽泣彻底释放为毫不掩饰的痛哭,炙热的泪水快要渗透照井龙的外套透进衬衣,原来乐观开朗的鸣海亚树子,却在此刻这样的痛苦与哀伤。而照井龙与菲利普则沉默着,但内心的思绪却千回百转。
; B& h" u' e' A3 C& d: H
+ U! w' a  p3 \8 M
% S1 Q0 T, ^% _& P) g3 |, N
他们或许在想着,要怎样面对受到巨大冲击的左翔太郎,或许在想着,他们可以做些什么,或许在想着,他们四个人接下来的路,究竟要怎么走。
/ a3 T2 Q8 k2 m& I* T* b
) L/ n, i; d0 f0 L" o1 X9 }; l

- g, G. e3 w! I$ K与死神搏斗的这条漫漫长路,他们究竟要怎么走下去?一路上荆棘密布,他们又能够走多远?在这条路的尽头,究竟是无法避免的灵魂归宿,还是雨过天晴的绚烂希望?
! u1 S: |5 e  o
# A( P! R! F! Y) _$ v
# t/ T/ C& x1 H0 v8 {+ d+ M' b# J
这么多的疑问,又有谁能预见到呢。
5 }5 n/ ~- V- ~/ h& g' l# O" c
; a9 f; j  H1 E6 u
$ [% U8 \4 J3 S* e) x- @
——题外话——( U2 p1 ?. R/ i: R% T
  c  w1 f: v" e+ Y+ P4 E/ H2 U
觉得前面一半阅读时的感受不太对劲,希望评价不要太差……(挺喜欢这种文笔,但作者真不愧为虐神。)
2 P& j: Q% H  W) J* ^- @0 @3 h2 h: @
Chapter three –Attitude$ v. \/ }, Z6 o: Z3 [

! H4 W9 B9 r+ [# m2 A+ s0 u+ a时针渐渐地靠近二时。* q  x7 I) g3 H% R# R' W

) X) t0 N! J/ x" V. @0 A燥热如铁钉般被作为磁铁的病房牢牢吸住,这间只有白色的空洞无比的房间仿佛被一层厚重的被褥沉沉压着。方才那场来势汹汹的骤雨刚歇,天花板悬挂着的电风扇开着中档呼呼旋转,非自然的阵阵凉风竭尽全力来舒缓这闷热气候带来的影响。玻璃窗外的天色仍是那样灰暗,使人联想着云层上是否还有一场迅猛的大雨正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只要最佳的时机一到来就再次全盘冲破云朵洒向大地,又带来一场无条理的喧嚣。6 F: f4 S  m$ [' R6 G) s
5 x- X' `/ C9 n3 y# L9 k
翔太郎的目光透不出分毫神采,他盯着窗外的阴色,只字未言已经很久了。另外三人站在他的身后,同样也已经凝视了背对着他们的翔太郎许久,但翔太郎的表现只有静坐在床上,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在静坐着。
6 q4 i3 T- w7 d& L' h7 C4 o
+ i4 f% x7 v# c  O3 j) e' ]显然,翔太郎选择以沉默来代替展露情绪,但在这种不明朗的背景下,无论翔太郎作出的反应是怎样的,是真实的还是强装的,全都足够绝望了——绝望到连一向率性的亚树子也没有轻举妄动,诸如走过去问翔太郎几个问题、或是到他身边去观察他的神情。谁都知道这种时候的翔太郎是相当敏锐、以及脆弱的。) ~  [% E4 O3 n+ n7 g. b* O1 r6 W
3 s( X; [! n2 o% d' a7 H
病房内的几人无人言语,除了风扇转动发出的声响外一片安静。& w% w  R7 A' e" J6 H( X

: @% u* K8 {% C7 ?$ a但这种安静,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一通毫无征兆的刺耳闹铃声,从翔太郎的西装口袋中如雷电般迸出。这种突如其来的刺耳声音让病房中的四个人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心中一惊,身体也随之而凛然一颤。翔太郎之前有些涣散的目光倏地集中在窗户上,又迟缓地挪向西装左侧的口袋。
1 x% m' I$ u; v. _$ N* W2 Q: M' p: H7 E1 {# E
Stag Phone响了。
8 [: ?( H( {% W( u: D
翔太郎垂在床沿前的右手稍稍合拢,缓慢地抬起手臂、伸进口袋、再轻轻握住口袋中的手机、无力道地将它从口袋中取出。关闭着的手机翻盖上的红灯刺得双眼干涩的痛。翔太郎用另一只手木讷地掀开翻盖,将Stag Phone举到耳边接听。这些动作已不知道有多自然。, }  x9 D1 a. Q" x1 t# R$ O

$ C: S. t* t5 ^" M) i1 R  L# B这阵铃声把原先的寂静演化为了无声的紧张。左翔太郎的耳边传来小圣诞高分贝的呐喊声,这种声音是那样的熟悉。0 K0 S5 ^4 k2 z) z
$ [, O  K3 M' o8 j
一如往常地以“Merry Christmas”作为开头语、一如往常地叫着左翔太郎很喜欢的褒义称呼、一如既往地在一句话中尽情地添加各种各样的语气修饰词,在电话那头嬉闹欢笑着。小圣诞每一句话表现出的情绪都那样夸张,却又格外符合小圣诞平时的言行风格,似乎每时每刻他的心情都是出乎意料的欢愉和积极,从不会有闷气或难受的时候。% U( n6 E+ S! r3 l( q5 c( _( c/ ~

& a" G3 W* P& a' E2 M' F翔太郎聆听着小圣诞说出的这些话,思维被小圣诞的嬉笑声刺激得少许清晰了些。他合紧嘴唇、轻微地蠕动嘴唇并跳动唇角,尝试以小圣诞此刻的兴奋为指引来转换情绪,尽他所能表现得和往常一样,一样是那个在小圣诞与情报屋的叫喊声欢呼声中和他们打闹成一片的青年——但左翔太郎发现,无论他怎样尝试也办不到在这种时候让心情变得开朗,更做不到和以前一样被小圣诞的情绪感染,以至于什么都说不出口,无法把卡在喉中的话尽数吐露出来。翔太郎只能闪烁着目光,同时无言接受耳畔小圣诞传来的愈发响亮的、不间断的问候。/ G: `4 i# x" O$ Y3 Y& W% R

+ _: L5 I6 D* X# B2 M1 ]菲利普站在病床的另一侧,通过翔太郎的沉默察觉到他这时的无措。菲利普没多想什么,很快起步走过床尾来到翔太郎身边,从他手中轻轻抽走Stag Phone。而翔太郎之前悬空在耳边的手缓慢握紧,菲利普没有代替翔太郎接听这个来电,而是把Stag Phone合上后握在了手里,再垂在身旁。( x- u( H. w/ M7 j; `) d

4 o' O! `$ Q) O" t气氛,应该是回到了电话打来前的样子。; T- [* G! j9 M9 H" _% A; _1 ?

5 A" i; {' Y0 @$ U: P窗外,惨白的雨丝开始落下,零零星星、疏疏散散,因为雨势飘渺,所以雨声也相当微弱,人耳几乎察觉不到。翔太郎的视线离开从玻璃窗透进的光亮,上身缓缓俯下,渐渐垂下的目光不间断地快速闪烁着,右手攥紧成拳,移到额前撑着发胀的额头,那个忽然到来的来电,成了翔太郎心中所有酸楚与压抑决堤涌来的导火索。接踵而来的,就是翔太郎竭力想要压制却又异常清晰的凄苦哭声,他的指尖扫进发中,漆黑的爵士帽从头顶掉下落在地上,摇摇晃晃地滚到墙根处,小幅旋转着,缓缓停了下来。
1 j4 ^5 v) k8 K; o9 d+ ?; P. C" Y$ J5 G4 X: v
菲利普凝视着翔太郎的模样,握着Stag Phone的手紧了紧,却沉默不语,只是如旁观者般静静地看着——应该,没有人能感受到此刻左翔太郎的心情到底有多复杂和痛苦。胃部轻微的绞痛轻轻地拨动着翔太郎的神经。本一直想着要洋装出轻松的左翔太郎,最终没能如他所想地做到。
7 {% G6 I! y+ @, M0 e9 b
0 |& u3 s+ V8 J2 M天空从灰暗沉至漆黑,时钟从二刻走向十刻,床头柜上放着几盒已经冰凉的饭菜。6 w5 S% Y2 Y- g- R; w

. l- w; Z% U4 W$ `6 ^翔太郎坐在病榻上,菲利普坐在床沿边,病房内的日光灯亮着白光,通透地照亮了整间病房。) \) T8 c% D  h0 n& Y8 G
: K2 H# T. `3 x" A8 U' Y
“回去吧……”正坐着的翔太郎注视着前方,对身旁的菲利普轻声说着。照井龙与亚树子已经暂时离开了,但心中实在是放心不下翔太郎,才让菲利普留在了病房中,他们凌晨来换班。5 \4 S. n/ t, `* r, f/ a0 I

+ Q9 E1 A/ {- B3 Y6 u' W“我不需要睡觉啊。”
' `! T6 m) X( k" D7 X
# z+ `) S( f% M% D% k/ ~菲利普回答的这句话,显而易见是文不对题的,就连菲利普自己也很明白这一点——倒不如说他是故意这么含糊其辞地搪塞翔太郎的请求。菲利普明白翔太郎让他回事务所的用意,但说白了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心里也真的没很踏实的底,即使已经相识了多年,也了解了翔太郎的性情,但菲利普不敢百分之百担保翔太郎如今不会爆发,因此做出什么冲动的或是不利己的事情来,至少他办不到说服自己。
( @$ R2 C8 [  V9 F. u& }7 L, W3 ?3 L0 B3 p
“你也觉得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么?”
9 Z2 D5 O0 H8 A" h" T8 W, t8 j, P% U: d/ v8 j! w. ^
左翔太郎在这种情况下,倒是一下子就看透了他们几个人的心思。
1 P3 y8 w) p% ]8 [# w' S. z% U  Y4 H* ]5 e4 p7 P
“嗯。”既然被翔太郎猜到了原因,菲利普就没有过多地掩饰,直接点了下头并大大方方地承认下来,但接下去他没有说那些关于半吊子之类的话——那种话在日常的调侃中他们几个人经常会提及,但要是在这种时候说出口,可能就不仅仅是一句玩笑就能一笔带过的事了,“之后,你打算做什么?”
* `& L7 d# h' e1 I8 {
8 z; ?" \: f2 ]) Z/ e翔太郎的年龄,都现在应该还没到三十吧。如果一切都是正常的,没有任何出乎意料的噩耗,那翔太郎身体康健的日子还相当长,所以也能做的事情也相当多,可偏偏,现在的情况,并不如意呢……
( v( K1 j( O1 F- M% v  }3 N" n
. h; p7 v! b% H) `在这种时刻,翔太郎应该能想起一些他之前想做却一直没有付诸行动的事吧——至少菲利普是这么猜想的。翔太郎身为一个平凡人,不可能活了这么久都对未来没有任何憧憬,那这样的人是做不到这般积极和正气的。8 W5 E4 C) r7 j* O8 k5 m

) X0 e& W1 o5 M3 C) U* [% e听到菲利普的问题之后,翔太郎的思维刹那间又开始恍惚起来——打算做什么?他能做些什么?曾经的日子那样安详宁静,他也生活得极为舒心满足,甚至已经有很长时间未曾考虑过他到底想要去做什么,能做什么他想做的事。
1 Z9 s! s7 W1 m- |: l0 F' U' w8 T9 j0 B1 P
除了保护风都、除了维持风都的和乐,他还有什么想做的事情?
7 t6 a+ s8 q$ }: x' @' Q. n; J7 {' o0 k/ o/ y
在脑海中搜寻了一圈,却发现一无所获。任凭翔太郎怎么寻找都找不到他想做的事是什么——似乎他以前从未对此规划过,至少从进入侦探事务所开始。在读初高中时,他也曾遐想过自己未来丰富多彩的可能性,憧憬着未来的自己会过什么日子,会踏上怎样的人生道路,以及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5 K% x) {0 m+ y) w! s8 r# U5 o  G$ r$ N
但是所有的憧憬都在进入事务所、成为鸣海庄吉的助手开始就不存在了——因为翔太郎已经找到了大到可以盖过其他小愿望的憧憬,那就是要当一名侦探。哪怕离这个目标还很遥远,哪怕在努力的过程中犯了很多严重的错误,翔太郎也一直坚信着,只要他付出了努力就可以达到,所以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扑在了这个憧憬上。
) b* D2 L9 f& H! v% u
. q1 t: R8 c5 `2 `+ Q正因如此,翔太郎在此时才吃惊地发现,从高中之后他就再未向往过什么。因为他的目标从想要成为一个侦探,变为了成为一个真正合格的侦探,又变为了成为一名优秀到足以与他的恩师鸣海庄吉匹敌的侦探——在这个过程中,目标的高度一直在提升,对翔太郎而言也越来越遥远,越来越望不到标杆的尖端究竟指向何方。
7 t5 @5 V8 l3 k& Z7 }7 P. V. }3 v' n; a/ D# o) {
看着左翔太郎陷入了沉默,菲利普移开了视线——他已经猜到了翔太郎的答案,那就是让风都不再有人哭泣、或者说他可以成为为风都拭去眼泪的手绢。菲利普刚刚也在回忆,但也一样没有想起来除了这两件事之外,翔太郎还说过要为他自己做些什么——有什么是他身为侦探无力去做、却一直都很想实现的一件事。
2 T  g( [( X9 {2 R. T
7 R. E9 h1 H) s! N( W真的没听他提起过。$ N: ]8 L  n7 B
; d, X2 j% ]2 g, _8 x
果然就是个半吊子啊……为了侦探这个职业都快把自己从脑海中遗忘了,连想做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 ?$ b* u+ V' R& A

, O( w! y9 {, }% Q. l( g$ W菲利普了解过癌症,这种病症一旦进入晚期又发生了转移,应对的措施只有以尽量延长生存期为原则出现的各种治疗和预防手段,换而言之,等到之后翔太郎的病情恶化加重,他不仅仅体质会越来越虚弱,连一天中空闲的时间也会被压榨得越来越少,以至于到了最后,哪怕真的有什么想做的事、想完成的愿望,都办不到了——这大概会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K7 a! e" s3 s0 T4 F% j5 {2 C# o0 R) Q; V
“大概就是保护风都,吧……”% J( C9 V: X  h- U5 E6 ]6 u# |8 H

8 B5 e. @$ G& C2 |6 L翔太郎回答得有些突兀,但这代表了他深思熟虑后得出的结果,说出这句话时,翔太郎的目光也不知在凝望着何处。菲利普听完翔太郎的回答,抿唇低头看着眼前的床沿——左翔太郎的回答和他预想的一样,以他人为基准也以他人为主语,因为翔太郎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为自己而渴求的事情。想必翔太郎生活在鸣海侦探事务所这个环境中也已感到足够,在事务所这个小团体中的任何一个人,一定都是一样的。
$ Y3 r! [1 i% B1 i; E! F. [' K' G! G/ o- ~2 F5 G
在翔太郎看来,他也许已经活得足够充实了吧。
5 |6 H0 X, r4 i5 A3 b# B6 I& _; B& B* ^
菲利普从椅子上站起身,手自然地理了理背后有些褶皱的长马甲,并用手撇了下刘海,目光扫过病房窗外的各色灯光,预备转身离开。
$ B( E$ E- z+ y2 R+ |8 n5 b$ i/ b
  J# o7 e5 M6 [5 y9 C/ T“你不担心我再做一些冲动的事了?”
7 t6 j6 T# F# d0 }) i* a! y
7 u& j* ~# k" X" N% i5 j左翔太郎用余光观察着一切,这句问句无形拦下了菲利普的脚步。菲利普站定下来后,头微微抬了抬,双目更明亮地正视着前方:“是啊——我觉得,我的拍档左翔太郎,不会去做那些冲动的事了。”
4 t; {) H" G* p5 D) c
6 {7 ~$ g7 M, C& z0 U所以,比起站在翔太郎身边时时刻刻关注着他,还不如把他一个人留在房间中让他自己想想明白——既然他相信翔太郎的性格,那为此踌躇又有什么必要?亚树子让他留在病房中,原因之一无非是让他可以在必要时劝劝翔太郎、开导一下翔太郎这时的心情。但很明显,菲利普没有这么做。0 r5 `+ a' |3 \& t! a
. [7 C( {) S9 H. J- x7 P7 @
通过翔太郎两句话的观察再加上对翔太郎的理解,菲利普就了然了根本没有去劝他的必要——因为翔太郎一直希望他自己能是个心志坚毅的人,而这种关键时刻偏偏能打垮一个人全部的心理设防。站在他身边一直劝慰他,反而会反复触碰翔太郎一直想要回避的让他崩溃的角落,那还不如不要说一些适得其反的话,让左翔太郎自己审视清楚一切、想通一切,应该是更好的选择。
8 }1 B& L% v* U5 r& U6 ?- g
( Y7 d+ R0 N) a* k& B' v3 _只要知道翔太郎心中已有了支柱,菲利普就愿意相信他能够凭此坚持下去,哪怕是靠滚靠爬也能坚持过去——即便翔太郎要哭,那也不要被别人看见,因为对于男人来说,那或许是软弱的表现。' V8 G, c& n. b, L* H% T4 D6 c: H

2 N0 ]3 {$ t5 v% ^+ r; g“但是,接下去的路可能会很艰难。”菲利普转过头,双眼凝视着坐在病榻上的左翔太郎,顿了顿才继续询问道,“与恶魔为伍的勇气,你还有吗?”& f$ W& u1 a0 D, G+ M2 V
) l0 A7 d- e2 [" I8 G. o. U
这句话,能勾出过去无穷尽的回忆——
; i  t6 L. n1 F0 C5 p' I/ M: l" N+ u: |* {! m3 h
菲利普第一次说出这句话在W首度现身之前,以试探翔太郎对变身为假面骑士和敌人作战的认可度为几何;& {, z& c7 M: H5 J# u4 P( Y( j* o
8 w4 ]2 {3 W8 I8 d
菲利普第二次说出这句话在调查出Dummy Dopant的真身之前,以确定翔太郎是否还有着与他作伴一直奋战下去的决心;) W0 `0 V7 T2 e( ?9 d5 l

6 i) C* G2 v% f% V. }  M" C菲利普第三次说出这句话在变身为Fang-Joker这一骇人的形态之前,以掷地有声的语气呐喊出要与翔太郎一起并肩作战的信念;4 g, \0 {1 p1 S4 {7 k: \
, M5 k* h  m8 A; ?
菲利普第四次说出这句话在他即将成为园咲若菜的祭品之前,以告诉翔太郎,他心中的信念与行动,将决定着未来的走向。% L8 l/ r, [* h

7 q' M8 V$ G: X& Y5 o而菲利普第五次说出这句话,已经时隔很久,再度问起翔太郎这句很久没有提起的话,是为了鼓舞翔太郎这是被噩耗冲击后渐渐颓然的自信与乐观。, x9 o5 \$ U$ s. w8 V- ]' {

( @0 t/ M$ P3 I8 v  i; p4 j$ j但是与[url=]死神[/url]为伍的这场战役,又究竟能撑多久……?, l) z2 `. i$ o4 I3 D, b2 \5 L

. {  ^/ M$ d+ K1 ^这句话传达到翔太郎耳边后,他喉间发出的声音像在断断续续地发笑感慨、又像在抽动着呼吸,这声响传入菲利普的耳畔,悄然地使他心中一阵阵涟漪般地翻涌,使得鼻尖的酸楚愈发清晰地刺入脑中。菲利普回头注视着眼前,在稍模糊的视野下打开房门、稍侧身走出了病房,跨出房间的同时反手把身后的门带上。
2 q2 j4 _0 ~9 B/ _. Q' u7 Q$ K5 n& E4 y) s, s+ u
菲利普没有马上离开,而是靠在房门旁雪白的墙上,扭曲的视野慢慢变回了原状,发烫的眼眶也逐渐凉却,视线却钉在跟前的大理石地面上。- G6 S& |. f3 K; n
) d* `! U' p5 Q3 F6 z* O5 g% K
原本他人物自己不会那么快就被翔太郎的不幸所触动。可在这短短几句话的交流后,连菲利普也险些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这种悲伤的情感,忽然变得如此清晰……9 I; s5 O: M2 T/ v- Y

+ o& F' T& s" Q" b$ {菲利普不得不承认,连他都做不到坦然接受身旁人的死亡……
$ }  r- T) ^9 x8 f! G, \, \- j
% r% V  R1 {+ Y0 c) }他发现,今天中午他给亚树子的那句解释时的冷峻,此刻已经消失于无形——明明在心中深深懂得翔太郎身为战士时刻都有战死的可能,但在真正知道了翔太郎的死讯、并触及到了翔太郎心中的悲痛后,他的情绪却无法如他所想的那样平静,无法做到对他而言理应唾手可得的理性冷静的旁观。7 c& h1 ~# Z- H3 [/ G
3 u7 j* ?" c% c$ B" V' I$ v
翔太郎此时的不幸是巨大的。
2 j& m5 j: a8 v# o' Q& _- U
! k1 r! Z3 G( f( O& q' V7 S3 k【在这个城市,无论是小小的幸福,还是大大的不幸,都会被风吹散。】% M* G, v1 c3 O# ^8 l
9 a- U7 Y/ S7 [7 H& x- H. I( j% q
菲利普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了这一句话,他转头看向病房小窗透出的光,刘海稍挡住了左眼的视线。
5 M2 y8 q2 C' |) T5 S6 c8 a! N4 P; E# G4 E& }
无论接下来的路如何艰难,我都会和你一同走下去的……/ `2 O: C0 Y$ Q/ P

( J+ a8 n+ A- N: b- F4 v: n翔太郎。
3 |9 \4 B% I3 |% G% k% p: _; N4 ~& y4 w  J) {
——不管未来会发生何等的不幸,只要二人还能够相伴前行,那就什么都不必害怕。
# N/ k3 `1 ~4 [0 H2 W# u. C7 a
2 y* m" t/ w  y% }——对吧?
* l6 g# F. F( I4 k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