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SIC HERO SAGA(文字版)

首先我知道有SIC的小说图片不过我一直觉得机械性的看图片很难受。于是我就开始手打文字版来服务于那些不愿意搜索的和完全不知道HREO SAGA的部分朋友。MASKDE RIDER EDITION——MISSING LINK% I0 _1 R6 `# h& s* {+ J% D

. g8 D: N0 k/ \9 ]# K* v' f" e. t- @3 a. k

' X1 Z  s) D' p" F7 ]# _: ZPART1  D$ h6 M* C" F: K& f/ d( L

- o0 l. ~% U6 B6 o& u( P" pDPISODE1/4:潜入* }: {  c8 k4 D/ ~

9 \5 \1 W# G" j0 v光线昏暗的“快餐店AMIGO”的柜台中,飘扬而上的白烟映着小小的红色火光这家店里的老板立花藤兵卫今天也叼着爱用的烟斗正在吞云吐雾。距离开店时刻,还有一些时间。“呼——”立花藤兵卫吧“不安”随着大大的一口烟一同吐出。" ^% @) J; w2 D$ y; U2 ?: M. \

; X  T, ?$ G2 w4 |7 ~, T) T2 F这里的常客“本乡猛”没有露面已经快一个月了。立花藤兵卫和本乡猛的往来,要比他进入城北大学就读要早得多,可以追溯到他还在襁褓之时。立花藤兵卫跟本乡猛的父亲是旧识,生前就常听他在说:“我儿子要多麻烦你多多关照了。”立花藤兵卫如这句话所说,即使现在本乡猛已经无亲无故了,依然还是很照顾他。$ q' c) T; R/ j! w  U1 z$ q1 Q

$ d3 e. T* S/ N, k0 f' N* k立花藤兵卫默然感到难以言语的不安而坐立难安。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过本乡猛没跟自己说一声,就失去联络这么久的情况。
3 |( O3 s6 ]& d# F$ Y4 l  P! t% o6 E# T  ~
不,说正确一点的话,过去曾经有过一次。但是,确非因为本乡猛个人的意志。那时候。他其实是被邪恶的秘密组织“修卡”给绑架,更被施加了“强化改造手术”。; Y% C2 Q1 F7 U# ~. p' |  h

1 x& T, G6 D. Q: f" n/ q到底现在他人在哪里呢······
2 O- w6 L" ~6 l8 u8 o9 U6 O  a4 a
“——老板,你好。”
5 E! w+ z3 ^0 t& n' H* M; h0 r) ]" w' ?2 b7 t% A
突然听到有女性声音在叫自己的立花藤兵卫赶忙抬起头来。等在那的是点种雇佣的女性店员的笑容。在店里打工的绿川琉璃子来了。3 b9 r2 M' p9 [2 B

: ]: P9 O$ m. U4 Y; \2 z5 v+ r, M( a8 i不得不中断思考,立花藤兵卫沉吟道“希望他平安
& k5 O* m$ ?- lPART2
: T3 p: O! s1 L: d7 |同一时刻,假面骑士=本乡猛怀着必死的觉悟正要潜入“修卡基地”。他认为不管打倒再多只可以无限制造出来的怪人,也没有真正胜利的希望。根据就在,之前蜥蜴怪人所率领的再生怪人军团其中之一的蜘蛛男说过:“改造人只要把坏掉的地方修好,就可以重新复活······”
4 ~7 E* P9 i- e# _) a, C7 i
& S) |4 l0 @+ m- X1 u正是如此。组织的末端不管打倒再多都没有用。只要不摧毁组织的带头者就根本毫无意义。即使无法办到这点,那至少也该破坏这个基地,让对法无法继续制造改造人。
$ L0 l/ S2 A% L$ Y- D4 ~3 R4 H! @- v! R6 M  t2 w/ }. O" o
假面骑士潜入过去自己被改造的“修卡基地”。虽然目前该地不太可能依旧继续维持正常运作。但是无法否定可以找到其他基地有关线索的可能性。6 c* B' q0 d* E+ @; c! z$ t* V

9 F- o% N+ s9 |3 B: F“什 什么?这个是······”" p9 r8 U$ ~5 p& A. {8 |0 O6 t
2 \$ s2 Z% p2 I
踏入这房间时,假面骑士不禁发出惊讶的声音。他判断错了。这里居然还是跟本乡猛被改造是完全一样继续在运作。假面骑士······本乡猛对“修卡”大胆的作风感到吃惊不已。而且更让人惊讶的是,在手术台上有一位和本乡猛完全相同······也就是假面骑士正躺在上面。“唔······呃······”: G7 n; K( l* }2 G4 p5 d* Q* r
/ }& O/ g! }$ V0 C8 j
简直像看到噩梦。一股犹如既视感一般的晕眩袭向本乡猛。变成不再是人类的痛苦······失去绿川博士的哀伤······一个接一个的噩梦如走马灯般全部涌上。
1 A( q8 `, W) |  o% n$ N, \% P, l' K0 ?" d, c8 U
“——欢迎你······本乡猛!假面骑士!”
( ^, n. y. Z6 h" |% i5 T
/ l4 V1 h9 M% c$ c0 o# ]$ H头上想起“修卡首领”的声音,让本乡猛回过神来。0 K/ D4 u. Z) c/ i# Y

, \  g" ?. e( {$ j“是陷阱!”PART3
. `  s7 j0 F# ^3 [) {% E
$ T: W0 r1 ~. P: L( W: [4 e' n原来,“修卡”是不会那么容易让人从外部侵入。之前能够如此轻易入侵此处的时候早该察觉才是。假面骑士犹如在发泄心中的怒意一般,把站在手术台旁边的修卡科学技术员撂倒。从挂在墙壁上的剧鹫浮雕,“修卡首领”的声音依然继续接着说。“——我等‘修卡’已经正式发动了本乡猛抹杀计划。作为头阵,先实行‘第二次飞蝗虫男改造计划’。看吧见识一下和你具有同等能力的‘修卡骑士’的力量!!”& a/ A$ Y( v7 N$ E
0 R; |' s; o& n1 ~% `* s
对首领的声音起了反应,修卡其实挣脱扯断固定住四肢的拘束具。改造手术已经完毕了具有相同性能敌人的登场,想必即使是假面骑士也会陷入苦战。
8 F! G; ^5 y. r7 Y2 s$ P3 X' v* f5 p: T/ U0 K
但是,出乎意料的,假面骑士突然间竟放声大笑起来。
; ^4 r/ V& d# Z5 s6 P$ w" q2 F+ f; G0 m: Z& T
“哼哼哼······哈哈哈······”$ N  x( S4 u( F% y

$ Z7 ~* `1 @# K9 k7 j0 Z( j' R“有什么好笑的,你疯了吗!?”1 P' n6 o+ R7 o0 y( J

5 d: t8 z6 |& d* x6 F“跟我有同样的性能?哼······你大概是估计有同等能力就能能跟我匹敌了吧,可是连外表都完全拷贝却是个大错误。”4 D5 K3 X) X0 M( \; S

. f, t3 l, G, Q- v“什么?你到底想变什么把戏······”5 R8 Y. B3 K1 x8 `
2 m6 V4 Q- p5 d
在巨鹫浮雕腹部的信号灯的激烈闪烁。正与显示出大首领的不安。
2 m% N1 |- O) d- G3 c& G% e5 _) X
“直接和你说清楚吧,我可是最清楚假面骑士身体的人!假面骑士的弱点就是这里!!”
/ I0 M: L0 [" s! K. D6 A- G8 o2 [* O7 X) C8 [: L5 o( e% J7 [" Q" R; n! s
“什么!?”
* e; c  {: {5 R. q
2 \  I+ i9 `4 n& m; b“骑士拳!!!”% [$ f( J8 H5 J1 e

6 u; s. i/ V) l$ R" d. e假面骑士灌注浑身力量用“必杀之拳”把修卡骑士腰带的风车击碎0 a( e& N0 e! T/ N( k6 F
EPISODE2/4奔走0 {7 t- f% `' ]) ~. I
1 W" Q; B5 N9 A  ^6 s: k
PART1
( ~+ l* z0 U. V( V% w+ N- F5 N% |" I0 ~; c, b& n3 s* L
“可恨!本乡猛!!”/ m/ Z# [2 H  i% f7 U: z7 K: e8 C
( Y  H: m; A, e4 j. f) y1 B
“修卡首领”的怒号声在手术室里回荡着。手术台上的修卡骑士,腰带被假面骑士的拳头深深的刺入其中。
& F- d6 ?# p3 w2 X; K7 o  x
, B6 w0 l9 S4 O“本乡猛······别以为这样你就赢了······”听到这句话,假面骑士抬头望向巨鹫的浮雕。浮雕中央的信号灯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 V. r* G4 k# H6 W2 G: Z0 y( c* b/ Q, I; n
“不用你说······我也很清楚。这种小事······”! L% n  @" @- e$ g0 ^3 e
8 {2 j$ h* w9 o: q/ q
假面骑士吧拳头慢慢抽出,修卡骑士咚的一声倒卧在地上。修卡骑士的机能完全停止了。
" k+ f2 ]7 e1 {, V" g7 \* c$ ?
  j) v. \& ?% j% X5 [5 O但是假面骑士却也倒在这名修卡骑士的上面。. Q9 Z  k0 h/ I* j( y

: k6 {) G' f  R( e/ o+ O“呵呵呵······本乡猛······你怎么啦?”3 ?- h. ~2 r( L9 w" j: E& @% r

2 c$ b# }9 x6 Q“唔······身体······身体居然动不了了······这到底是······我懂了,是那座巨鹫浮雕的信号灯······那光线对我身体里的机械部分产生了作用,在潜意识中诱惑我服从修卡的指示······
2 ~; C4 y% W3 @  k
1 }7 R+ x5 p3 E% C( E“没错。对修卡宣誓效忠吧,本乡猛!!”
7 ]: s, |; _" I- f7 |& Q, Q3 D+ n" u7 V' ^
整个室内被信号灯的妖异光线涡卷。
( \/ Z. A0 L% M" l5 u$ y! U  q" x1 d  z
“可恶!骑士威力!!”$ e* }! H0 o3 L. E3 v% S+ I6 v8 n

7 d; i5 f: I4 J6 H. a8 Q# K假面骑士绞尽全力,按下腰带旁边的威力开关。如此一来,假面骑士能够在一时之间发挥最大的能力。
2 c: |. v+ x3 y: S
: z: F" \: l6 Q- I5 l“看招!骑士踢!!”
, R9 ^/ T8 h; ?2 H1 \5 g) R. {
: |' X0 ]9 t, [; i! g3 y" y0 k8 A$ ?轰隆!!! i* D1 ]/ H8 v, d: O, q
, h) a* N7 ~( B
受到骑士踢击的巨鹫浮雕随着激烈的闪光四分五裂,爆炸起火。4 b3 r% S8 }& E. L- V
PART2
) `5 g" O" p" `. k1 i9 x) a
: o) N) V6 x0 K5 x4 x回复行动自由的假面骑士立刻奔出手术室。思考该如何尽快逃出基地。* q# ?% ]9 P" }, |/ [# H" u, {
* q7 `( ^7 F% V7 ?
“必须尽快离开此处不可······”
  }$ W$ J2 g& k3 A( {
( K- I! K" `  f! w& a! D8 f灰暗的通路空荡荡的。看不到任何敌人的身影。但是,假面骑士额头的O-讯号却表示在一百公尺以内的范围中有敌人存在。
  V7 T$ l  c: O8 ^3 v8 G3 r6 `* S7 [
: K& a: K4 f9 j$ ?# W到底在哪里、哪里、哪里······0 Z1 S& C( f" Y6 R/ F& o

; F4 c) W* t: d0 |“躲在那啊!!”1 w/ x$ w) _, g( G

/ z; p: U& o: V5 y; s, E# u4 l超触角天线确实捕捉到了敌人的身影。从墙壁现身的变色龙男······倒吊在天花板上的蜘蛛男······飞在空中的蝙蝠男······背后则出现食虫草男。# Y6 I& \* N9 C

( O  Z9 k6 p' r. _9 x; r# k2 S假面骑士因为刚刚才使用过骑士威力,已经剩下没多少能量。$ Y0 k( l9 p$ x2 Z0 \

0 Q; z% ^# N3 G1 K$ o) y* [2 K  m“只要把坏掉的地方修好,改造人就不会死······”蜘蛛男再次说出和以前一样的话。# k: U8 V5 @( h  W; X( e* l9 @
- C  I$ N3 v3 A1 _# p2 Z& ]/ l- d
“你说什么!!”( D3 T, d# w) I; e0 x# K
0 t; ~) ^2 v" W9 w5 P  a& x: `
看到跟以前完全没有变的蜘蛛男形姿之际,假面骑士······本乡猛反而感到愤怒。不对。那并不是“不会死的身体”。而是被改造成“求死不得的身体”。假面骑士威猛无比的打倒怪人。! {, P) v3 _  g
4 q  y6 _7 B7 h
“岂有此理······你应该已经没有能量了啊!!”
/ Z( g% }, D( [0 r: o5 f/ ~+ z; ^( k  I7 d! \8 D9 ]  b
骑士的假面底下,本乡猛的脸上浮出丑陋的伤痕痕迹。愤怒与哀伤让他引发出了接近极限的能力。7 P  X9 T# E& K$ I) P/ R. G' w
# |* y+ [& V# R& g9 b) r
PART3
2 J1 X+ T3 y8 n% B5 U% O+ ?' C9 @, _1 S* d; [
“看我让你们无法再次复活!!”
" i# W( \2 T- h. `2 w9 {- A1 F0 U# k8 k" o, R. Y* j
假面骑士以毫不留情犹如鬼神般的强悍,把怪人军团彻底打垮。从他的战斗方式完全感觉不到人性。飞散在基地通路上的血糊······内脏······断臂······头······腿······! O, O& R3 F/ p. i2 u
$ W! y$ U% J6 S6 \
假面骑士虽然发挥压倒性的强悍,但是表情却不知为何看起来似乎很寂寞。是的,本乡对于非打倒这些原本同样是”同胞“的改造人不可这件事感到哀伤。为了能给予这些“同伴”有个至少还像是人类的安稳死亡而奋斗。这份感情带给假面骑士超越想象以上的力量。
  a, t& d5 D! z3 _* k, w* f# F8 I# d
然而,本乡猛脸颊的手术痕上面正滑过眼泪这件事,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
& U3 x  q* J: a8 f  v2 P
0 f( j( k# b: e2 s+ O* [$ v2 Y设在基地下的通道犹如蛛网般复杂。以前他跟绿川博士一起逃出基地时,是撞破手术室的天花板逃离。但是,这次假面骑士却又无法这样做的理由存在。
2 e' L; T: q% T7 o
& b) n0 O4 ~6 V+ b. r假面骑士拖着满身疮痍的身体穿过地下水路,终于回到大地上是,天空已经开始泛白。踏出一步,大大地深呼吸一口气。对于或者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情颇有体会。本乡猛发现自身这种感情后愣住了。他才刚杀害许多“同胞”没多久而已。
. A4 d+ i" t- F7 g4 Y9 S( p6 F' R
7 W7 C" T( r! s1 X+ I  o) L! e假面骑士顿时感到浑身脱离,支撑不住而单膝落地。3 V3 o9 ]$ O) t
PART4
& m3 {6 h! z) Y; f* {2 k' U  m; _( k7 b5 |3 _( h0 L- q4 z8 H
哔——哔——哔——
7 p6 N) z$ r. T" \$ }
/ j/ a& _; \( F但是,O-讯号却预测到新的敌人即将出现。烦恼的战士连休息的时间都没办法得到。" H. L: I  G( l3 Q9 C- Z% I( M
! a  ^  l5 z  ]  c% `' R  q* t1 y
大地突然开始剧烈摇晃。咕噜噜噜噜······从来没听过的奇妙机械声响起。
" h. ^+ H% T0 ?. V% n; v0 o; Q
2 r2 x/ U5 G; m4 |! o“怎么回事!?”# y# m, f) b8 m( |$ s- W

% z7 e! P. F& c/ j1 c沙尘与地鸣声升起,漆有阴森感觉迷彩模样的大战车群出现。刚刚的奇妙声响原来是履带传来的声音。
8 b% X# K$ Y& A! Z: c+ w' o1 L1 H7 |# Y9 v# j, X5 |
“大修卡战车部队”& w, t6 d$ E5 M# G- l: a. A: G
" {3 b- E  \! i5 e
令人意外,“修卡”为了击倒本乡猛一人,居然准备了一个大队的兵力。
# X, E# c: Y: x9 N- N3 \$ a5 V
1 n0 Y+ I  j8 _8 x* S“哈哈哈哈哈······”/ B% f2 p8 c) }; Z9 g
$ d+ p! `/ \8 Z# p5 c8 N1 G, q' I; U" r
“修卡首领”的大笑声回荡在荒野中。# T2 \, ?% Y3 p; N
EPISODE3/4觉醒4 \8 v# @0 R1 m; p* m! X' l5 q

6 M% ]" F: U2 ^0 ?PART1# _: c. U  O9 z# a" q; ^
4 r7 e9 l) E& p, ~+ f2 ^2 ~0 z1 Q
修卡战车的炮击引起巨大的地鸣声,让躺在地上手术台上的一名男子苏醒过来。男子以前也曾被这种爆炸的声音给吵醒过。接着,但是过的艰苦日子与悔恨也随之一并苏醒。1 E2 w9 Z- M3 R# i# T& }1 }

7 w+ R1 k7 c& }# U这名男子是战地摄影师。经历过越战。在当地的生活,让他过去的明朗笑容变成沉重的表情。
+ K' e9 [- R  U$ ]* k! _
/ T: z# M# ]! s: Z+ P3 a. F1 H亲眼目睹眼前有人被杀害却无法作任何事。当时的他只能按下照相机的快门······
/ Z( s3 q! ]7 j: |# \! B$ n0 K6 B/ F* J2 C" \* M

7 p- i+ ~. B; I% V, h: e! [
- W/ w- g% N0 v9 @$ y3 z9 Q7 W
2 }, K  f. O  k. ~+ R. S; @同一时间,修卡战车的炮击真把假面骑士逼入危急的状况。从巨大的炮门射出的高频率弹带着压倒性的破坏力袭击而来。, k9 ^; q5 T: R# ?, {

: ]! l. c6 H& C) E) n5 r而且并不只是要闪开弹头就好了。举例来说,即使闪开了弹头,之后因为爆炸而产生的冲击破也会形成巨大的空气之墙撞来。所以并不能堪堪闪过,必须尽可能远离弹头的方式逃不可。+ X. d% P4 A! ?- r) i
) r$ r3 H6 ^; m! A' ~( o8 r/ D
此时发挥效果的就是具有15公尺以上跳跃力的骑士跳。假面骑士是具备惊人跳跃里的“蝗虫”能力改造人。使用飓风跳、骑士风车、龙卷俯冲等多种跳跃技总算是躲过了敌人到目前为止的多次攻击。
8 k3 c8 W2 S: n" b% w: ^& a# ]/ J# X3 @0 k5 f
但是,接下来将变得不再那么简单。战车军团的攻击让地面变得越来越崎岖。假面骑士要维持能有效率发挥跳跃力的立足点变得越来越困难。面对似乎接近无限的敌方攻击,本乡猛无计可施。8 _( y6 u$ a* F8 e& k: P, j
+ n$ i6 O9 M  l
“修卡首领”满意的笑声在荒野中回荡。8 X$ S; Q0 H" ^3 a

/ H9 X# }7 H7 e6 [' }8 p好汉敌不过人多······果然想只靠自己一人跟具有世界规模的修卡对抗是太过有勇无谋的行为吗?假面骑士一步也无法动弹而摔落。
0 M% W* Q; b; APART2% S  T. \* ]; I) d+ Q
( m7 f/ M- \6 E' y
轰——!!' r8 a3 e( u# B; u! M

! V7 x3 U2 p% D" P: {就在此时。响彻该地的爆音给假面骑士带来一线光明。对假面骑士来说可称得上是最可靠伙伴的“旋风号”的引擎轰隆巨响。旋风号施加有自动行驶的机能。
, ]: U. \! t0 V* \9 f% F5 e0 m/ h: \4 R5 z, q3 K
“哇哈哈哈······是旋风号啊······可是就算是那辆优秀的修卡科学技术人员凝聚科技结晶所制造出来的机车,要骑乘的你却已经是这种半死不活的惨状,也没有用啊······”
% q7 ~- n8 R# s+ U! s( d
9 t$ P5 G8 f+ |$ S! y, a5 o“修卡首领”如此嘲弄到,但是当旋风号接近出现时,他却无法掩饰心中的讶异。8 \+ Z; {1 Z4 S1 ~2 o
/ d4 }  ?0 A9 g& i" b1 q
出人意料地,原本以为是假面骑士遥控操纵的旋风号有“人”骑在上面。  P  ]. K" O- a, [1 i* p

' m" y) d- g4 ^; j% e& D跟太阳背光而无法看清其面貌。“本乡猛对我施加了‘解除洗脑的手术’使我能逃出修卡可憎的咒缚!”& j$ O' N; f+ [

2 T* l/ W1 {0 \4 u1 \5 x6 Y对于他的样貌,“修卡首领”惊愕不已。' _  [! ]9 V1 t4 k

* j8 d( e7 u( A+ n“什么!!你这家伙······难道是?”
& [# Z4 G& o5 \) U) G* A' }+ n9 H4 q& E1 A  ^$ l( {: P
对于他的样貌,“修卡首领”的声音明显显得很狼狈。
. B, b& g/ Q4 [" y2 D, h
4 o5 |& z+ `! r( j: {" M  _% Y5 V“我、我看出来了······你是······‘修卡骑士’!”) ?8 Q* h( G5 h
- `* |0 H* H2 u: _9 i* p
“错!!”/ f2 U) n; B/ t% G, S8 L

% `9 M2 P* z, Z7 _1 c7 V! V: H骑着机车的男人高声反驳
" X% i7 S* }2 [8 P: }1 N
% L* G! g; m; Z  Q) a9 k- z1 p“我是修卡的敌人!人类的伙伴!我的名字是一文字隼人!!我是‘假面骑士’!!”、& F' h4 X% i4 g( u# u( }
PART3
- t$ U: `! \' S! ]" z- @$ g' z; V8 u) a  U- S
本乡猛不直接穿破实验室的天花板逃出基地的原因就是这个。一切都是为了拖延足够的时间让一文字隼人能觉醒。
& s( h. e- g* z3 `6 i
- u8 f. ]7 r$ ~( Q6 l- ?- q“可恶······修卡战车军团!!快点给我上!!把那两只······小虫压扁!!”$ J, B) o; h# A0 A: g5 K% D' S7 L
9 M& P. v8 i) T6 z0 R
一文字催下旋风号的油门。. f" G# L' ~; ]' l# C$ W. N: o# T$ ]5 }
* l$ p8 W  l* p/ d1 a" T: ?
“上车!!快点坐上来!!本乡!!”
. ~/ m' m1 S5 I4 ^+ p
, c  F8 _! n* s+ r& h$ D4 P0 O, {“好!!”8 A" d8 z2 v7 g- p1 l
, T2 W4 J2 l3 b- `
本乡猛绞尽力量跳上旋风号。8 X4 d  Q- d5 ~8 O  u
# f0 Q8 ]: n) M! ?$ `
“一文字,再来怎么作?”' C" H( Q! a9 u; _7 R6 Z. T  o
; _; |% ^/ J* U+ v( y. U( v' n3 u
“从我的经验来看,战车对于来自正上方的攻击抵抗能力很弱!”6 D% E, r2 Y7 Y) h! Q' c
% c* a* z" f0 p" [
“好知道了!!”
, j- Y8 B/ [; q" x$ E6 t3 _9 _7 ^+ G( g
两人简直像是多年好友一样有默契。. x" {/ p4 H& Z; ?, \+ h2 ]7 F+ S
: `0 a. |, _3 u1 @
“我们上!!旋风号跳跃!!”; L+ E  d+ P+ Y7 e0 S) t' I/ E9 ?
3 g0 ^$ ]) ]# Z( Q5 U. \
后部喷射嘴和电磁式弹簧的效果让旋风号可以跳跃三十公尺高。
& b( N$ x- E9 a8 _: b
9 ], i+ P( J; v1 [$ S  a接着两名假面骑士在高空从旋风号朝着战车跳下。
1 l( K' n+ n8 @3 T3 c8 S( ^: {1 o5 y' n% }& m" E% u
“接招!!双重骑士踢!!”
- M0 e/ g9 d: u! N8 w+ b8 YEPISODE4/4傀儡
( j8 U/ b" m/ i8 l8 z
! k3 a# A. M' u9 E+ YPART1
" }/ r7 S+ Y/ o% S2 S  f9 c1 V5 z; T4 y8 F, _0 o  O8 O: g
本乡骑士和一文字骑士从正上方击出的骑士踢,就连坚固的战车装甲也被穿破。战车的炮塔仰角有限度,无法把主炮转向正上方。在两人的连携攻击之下,修卡战车一辆接一辆爆炸燃烧······. H# n" \7 L9 a5 i3 S
: N2 Q0 a3 }; o' x) I4 d
假面骑士两人联手的威力简直是所向无敌。
8 ]3 _: W1 f2 s; n1 Q: R$ v3 o; e  T, {7 n9 ?! L
但是,正在爆炸燃烧的战车上部舱门被打开,有人影从中毫不在乎般地现身。摇晃的触角、飘动的围巾、闪闪发光的眼睛。这人影和“假面骑士”有着相同的身形。这难道是火焰的晃动如海市蜃楼般,照映出不可能存在的光景吗?而且还不只是一人。从冒火的战车中陆续有假面骑士出现。! q5 \- T7 o3 k! Q) A' Z' Z
8 z/ \9 F8 I+ |# s" K$ L# M! ~
其总数近多达十一人。
- J9 Q6 P( |; L2 _; u) l0 E% NPART2' Z$ b" L' V, E. }4 [- V$ p7 U
0 d4 V: c( n8 L$ r
本乡骑士因为吃惊而出声,但是一文字骑士看起来似乎知道这件事情。
) d9 s, @) W5 D$ L5 E: F/ k% t, n+ Q' j& x8 t- f
“果然还是出现了啊······但是······我无法跟他们战斗······”# a" `* [5 R: m* E' n
9 o* P+ W4 |: L! J
过去一文字是在越战中被“修卡”绑架。实际上,越战的背后,也有作为修卡怪人的战斗能力实验场所的侧面意义存在,身为战地摄影师前赴战地的一文字,对于看到大量不像因为战祸而死亡的遗体这点抱持疑问,而窥视到“修卡”的恐怖真相。然后为了假面骑士抹杀计划,决定用包含一文字在内的十二名修卡骑士组织部队。这十一名“修卡骑士”对于一文字来说是同胞中的同胞。本乡猛也无法责难对战斗有所踌躇的一文字······
, K; ~, i0 r9 c; g8 e- c+ t9 G! n* h( M+ |5 G2 B: z9 N
修卡其实却没有半点迟疑,把手上的枪指向两名假面骑士,一文字的苦恼根本就无法被理解······, H( h- f3 `1 S/ l

" @5 i. x! o: X9 I4 ~“呵呵呵······本乡猛······这没什么好惊讶的吧。正如你被赋予了‘旋风号’一般,我们这被赋予了‘修卡战车’······”* Y( P7 a; O$ m) f
+ s! r" v6 e$ L( h$ ~$ Q
修卡骑士转头看了看正在燃烧的战车。战车的侧面的图案呈现鹫抓住地球的“修卡纹章”被烧得焦黑。
- k2 ?5 }! y1 I& l* x6 E& Z% N) ?8 o. Q2 j
“对······我的旋风号上面······也曾经刻有那可憎的纹章······”6 }2 D& u: u% x

9 e( Q0 c; O: ]5 L' r( [3 ~本乡骑士带着遥远的眼神低语道。' y7 j* I: x9 L4 h# z% P( V6 c
3 q, H% }3 A. e! _& N5 H9 y
“那纹章是我被修卡束缚的‘铐镣’······我希望能去除在我身体中修卡所制造的机器部分。但是,身体大部分都被改造的我,这个愿望并不能实现······”
1 e, @1 H& E5 L4 b( `8 E0 l; p$ @0 a6 U
一文字骑士静静的凝神细听。6 F3 ^, m( _. x9 I* J0 c
5 J) W$ I! u* K0 q: A
“所以······正因为如此,至少,我把那纹章磨掉。然后用来代替的,这是贴上我信赖的伙伴们做的车队贴纸。作为我不会背叛伙伴······不会背叛人类的证明······也是作为······我就是我的证明!!”; j! X% ~) g9 _1 y

; q; S5 X* v9 z3 q但是,对于被闹盖在的修卡骑士,本乡的呼唤并无法传递给他们。敌人的枪口冷漠而直接的瞄准一文字骑士腰带的风车。假面骑士的弱点在腰带的风车,这一点是在修卡基地,由本乡亲自点破。4 G* C- m$ q+ I3 k1 ]1 D7 M) ]
+ k  D# z% [- s/ ~% g0 Q
枪口开火。5 T( e" G0 v8 n% W: q4 l' c
8 ~* H" A) Q/ p, ?2 y" x& [
碰!!' \- `3 P! g0 k( ?8 a. Z! m  g" `
: }) B7 u" m9 Y2 M4 X( }% i) W- U5 f% e, g
就在此刻,腰带中央瞬间犹如照相机快门般闭合,保护住风车。( g  W' |; v" {
PART3  J  y" Q1 k( f* [7 `

; r1 v: o$ S* Y' W; m子弹弹开滚到本乡骑士的脚边。  i% [1 F8 t1 x" j! a5 R
# |: m5 ?: d3 R9 I( S
本乡猛为了排除假面骑士的弱点,在解除一文字隼人的洗脑时,对腰带也施加改良。而且还在闭合处的中央,黄山贴在旋风号的车队标志。是本乡当作“伙伴之证”送给一文字的礼物。
% `7 V5 J1 h3 ]: z" ~/ {
2 O2 U" y, w0 `0 c. m7 t1 \“本乡······”一文字隼人对于这份友情可说是感怀至极。/ b% v( \2 G% ~" g/ A
5 F" q; I) z* e$ Z% W/ v
轰!!
+ p5 ^  U+ B! u+ z1 n5 A1 B4 I  [' [) L* I' B% r2 t' U# Y
就在同时,旋风号的爆音轰响而起。冲散修卡其实,是无人骑乘的旋风号前来支援。一文字闪过敌人的子弹,一气呵成把修卡骑士打倒。共同奋战的本乡骑士也体会到一文字隼人的心情,并不对修卡骑士施加会造成致命伤的攻击。他也想要解开修卡骑士的洗脑,让他们能跟自已一样成为“假面骑士”。
$ n/ E  u2 G7 d1 x, b. Y; P
1 L* O/ o6 Y/ B% i* h3 ]+ Y5 M跨在旋风号的本乡骑士为了把修卡骑士击昏而奋战。这并非易事,但是只要有旋风号的协力,却绝对不是不可能的。
9 y8 J6 [9 M. U. x& j% {' b5 P# s0 G5 W1 ^- q/ o  l$ g
终于成功吧所有的修卡其实击昏后,本乡骑士手移向对方的假面。& U5 O2 l4 O" w- s3 I
PART4# t+ s# ?$ N" ~/ {

: p! J+ P" |" z/ Q& _# O“唔······?”
3 X, H. L  J/ L9 y. D4 S3 ]) I& P+ J) ^* A
在本乡骑士察觉到有不寻常感觉的瞬间,修卡骑士突然间发生了大爆炸。他们被改造成假面一被拿下就会爆炸。经过一文字隼人背叛投靠本乡猛这件事的影响,作为防止对策,急遽对假面施加改良。
% v* p3 C' D4 r7 e! ]
% |7 F3 Y9 l/ @: C2 B3 @# v这是是将两位假面骑士逼入绝望的边缘。已经无法挽回。一文字骑士只能一边流泪一边打倒同胞。这点对本乡骑士来说也是相同的。3 F- u. n% Q4 n6 d3 }

% `$ p2 T. b; T" T* C战斗结束了。留下来的只有残骸和空虚。两人没有胜利的爽快感。就在此时,可说是“修卡首领”失败后呛声的声音响起' m6 L( d3 o  V# }& X# s
# D. ^; Z& _* n# j  }
“哈哈哈······本乡猛!还有一文字隼人······别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修卡在全世界都设有支部。# T4 l) N( D# Z! A$ Y& l
4 |& p/ n2 f0 G  f% z( F* t- o; g
现在世界争霸的计划在各地也正在一步步地确实进行中······你们这种小虫子就算从一只变成两只都一样······修卡是绝对不会败北的·····”
- B" @1 f4 V4 b
2 k7 t; M. r% w3 u' m2 Y" M8 {! u1 o对这句话,一文字无法显示心中怒气。
6 `1 E! L. k2 P  S! |# F5 F! Q5 O8 E) V/ \0 C8 H' S
“我发誓要以假面骑士2号的身份为了人类的自由而战······”
  _. Z$ D# d# ~) d" p! O
$ H: }) ^$ o0 B站在旁边的本乡则决心追击外国的修卡。
1

评分人数

  • janwei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骑士是敌人制造的,好讽刺的赶脚

TOP

感谢楼主的翻译,这种蠢文字看起来就感觉比较舒服了

TOP

感谢翻译!!!

TOP

感谢翻译!!!!

TOP

返回列表